振升在您身边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839-8899
公司总机:0731-84638888
振升铝材天猫官方旗舰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振升铝材官方微信
振升铝材 > 1946伟德 > 振升新闻 >

ZHENSHENG COMPANY

用湖湘精神将深圳经验发扬光大 ——公司党委书记、伟德国际1946兼总裁段军如参加市非公经济人士创新创意(深圳)研修班 学习交流

来源:未知 | 1946伟德:2017-09-08

        8月24日至9月1日,长沙市委统战部、市工商联在深圳联合举办“创新长沙——新思维、新动能、新突破”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高级研修班。此次培训由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工商联党组书记丁文带队,长沙振升金刚集团有限公司伟德国际1946段军如作为培训班学员与党支部书记,与60余名来自长沙创新创意类非公企业代表人士一同深度学习、培训、考察。

        培训围绕深圳改革开放的观念、宏观经济形势分析机制、创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等内容,共听取专题报告12次,现场教学4次。丁文在开班仪式上强调,本次培训是落实长沙市委市政府建设“三个中心”重大决策、抓好非公经济人才队伍建设的重要举措。去年市党代会绘制了建设“三个中心”的宏伟蓝图,其中之一把长沙建设成为全国创新创意中心。近年来,长沙非公经济的规模和质量不断提升,已成为长沙最具发展活力的经济群体,长沙创新创业的重要支撑力量,本次培训班的开设正是顺应了长沙改革发展的新要求,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

                 

       

        9月7日下午,长沙市非公经济人士创新创意(深圳)研修班举行学习成果汇报交流会,企业家们齐聚一堂,各抒己见,汇报学习成果,交流他们从深圳取回了哪些“真经”。长沙市委常委、市委统战部部长谭小平,长沙市政协副主席、市工商联主席彭继球出席。谭小平对此次研修班取得圆满成功表示充分肯定。他寄语,本次培训班60多位学员回来以后,一定要成为长沙的播种机,要让深圳的精神在长沙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他指出,企业家作为宝贵的社会人才,应怀有强烈的家国情怀、社会责任感,成为前卫的思想者、创新的引领者、务实的开拓者,从国家的大格局中分析发展趋势、思考市场观念,以创新为导向,将创新思想贯穿于企业管理、自身发展。他强调,要努力改善长沙的投资环境、营商环境,使企业拥有开放、包容、公平、公正的发展环境,对于统一战线来讲,就是要营造“亲”“清”的政商关系,对非公经济人士,要像朋友一样、像亲人一样去关心、爱护、保护。要将湖湘文化精髓和“深圳精神”相融合,坚决坚守实干精神,脚踏实地不断前进。

 

 

        公司党委书记、伟德国际1946兼总裁段军如作为参加培训的企业家,在交流会上作了代表发言。段总认为,此次学习、培训与考察是为我们民营企业充电、加油、赋能,同时也是让我们民营企业求知、悟道、正心,老祖宗尧舜禹在传位时留下“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十六字心法,王阳明在龙场悟道后达成“圣人之道,吾性自足,何事他求,致良知与知行合一”的人生境界,因此这次自己也在不断拷问来深圳学思悟践的目的,通过回头看笔记、课件并查阅资料,回顾相关场景,写了这篇《用湖湘精神将深圳经验发扬光大》的主题发言稿。围绕这一核心主旨,段总以“法向身内求,野蛮其体魄;法向心内求,文明其精神;法向世间求,创新其体制”为思路,对深圳及其非公经济的飞速发展成因,以及如何将深圳经验转化为企业进步的动力、长沙经济发展的活力,深入谈了个人体悟与认知,得到市统战部长谭小平等领导与各界企业家的高度赞誉。

 

 

以下为段总在学习成果汇报交流会上的发言原文:

 

 

用湖湘精神将深圳经验发扬光大

——深圳学习、培训、考察的体悟与认知

 

 

        “创新引领、开放崛起”作为我省十三五期间的战略方针,是把“一带一部”区域定位落到实处的必然要求,是湖南未来发展的潜力所在、希望所在、出路所在。长沙作为省会城市据此作出了创建国家中心城市、实现基本现代化的战略定位,并确立了打造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国家创新创意中心、国家交通物流中心的宏伟蓝图。循此,我们需要学习、借鉴标杆城市的经营历程与成功经验。

        长沙市委统战部以“新动能、新思维、新突破”为主题,于2017年8月24——9月1日,组织长沙市非公经济代表人士开办了创新创业深圳专题培训班。本人作为培训班学员与党支部书记,有幸和近60多位非公经济代表人士一同随市委统战部领导到深圳市经理进修学院进行了为期一周多时间的深度学习、培训、考察。学习、培训、考察虽然短暂,但思维的激荡久久难平,留给我们学思践悟应该是一辈子的事。借此机会,对深圳及其非公经济的飞速发展成因及启示,谈点肤浅的体悟与认知,仅供参考。

 

一、深圳模式不可复制,深圳经验值得借鉴

 

        1979年深圳设市,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正式诞生。

 

        深圳建立经济特区30多年来,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创造了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罕见奇迹,从贫穷落后的小县城迅速发展成为“我国南部综合经济实力、技术创新能力、国际竞争力最强的现代化大都市”。深圳的繁荣,令人景仰。

 

        深圳的发展经历的三个阶段有人用三级火箭予以概括:一是政策点火期(引爆),小平南巡讲话释放了改革开放的激情,创造了深圳速度,三来一补业务赚取了第一桶金。二是市场激励期(起飞),进行市场配置资源的改革探索,通过模仿与山寨获得低成本的比较竞争优势,融入全球的产业分工体系,并通过实施转型升级打造深圳质量,完成了更大的资本积累。三是创新驱动期(腾空),以企业作为创新主体,通过深度技术创新与研发形成了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体系,占据了电讯技术、互联网技术、生物工程、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制高点,实现了自有核心技术支撑与创新融合的跨越式大发展,实现全球布局与扩张。

 

        深圳的繁荣与发展是内外多层因素叠加的结果,主要得益于:一是沿海的区位优势在海洋经济崛起过程中的战略机遇把握;二是比邻香港的便捷条件,香港的示范引领、辐射带动及标杆作用,减少了学习成本,获得了后发优势;三是先行先试的特区政策及体制机制优势,培植了社会整体的改革意识和创新精神;四是高度移民化带来的文化多元与包容,并因此而形成的契约精神;五是资源短缺带来的危机意识并因此而形成的市场竞争机制与企业家精神;六是全球经济一体化浪潮中的及时跟进与深度融合,在国际产业分工中找准了自己的位置;七是非公企业成为经济领域的主力军和创新创业主体;八是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有机社会各显其能,相得益彰……这些都是今日深圳繁荣的主客观因素,既有其特殊性的一面,也有其普遍性的一面。

 

        深圳精神及十大观念是深圳的精神地标、精神身份、精神钥匙,是今日深圳繁荣的基因与密码。政府定义的深圳精神是“开拓创新、诚信守法、务实高效、团结奉献”,民间表达的深圳十大观念:一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二是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三是敢为天下先;四是改革创新是深圳的根,深圳的魂;五是让城市因热爱读书而受人尊重;六是鼓励创新,宽容失败;七是实现市民文化权利;八是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九是深圳,与世界没有距离;十是来了,就是深圳人。

 

二、发扬光大深圳经验,需要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在今日之中国,创新创业已然成为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共识。当创新创业成为了常态,引领则显得尤为重要。然而,引领既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地位,它好比是狮群中的王,或者是狼群中的头;要实现开放引领,不仅需要践非常之行,更需要建非常之功。深圳是国家创新型城市,也是国家以城市为基本单元的首个国家自主示范区,创新的引领和驱动加快了深圳综合创新生态体系的形成,从而迸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活力。华为、中兴、腾讯等大老级创新型企业的产生,说明深圳具备这样的创新生态。深圳过去的成功得益于创新,深圳未来的发展更需要创新。

 

        长沙要创建国家中心城市,打造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国家创新创意中心、国家交通物流中心,非先强壮其筋骨,野蛮其体魄不可。为什么我们要强调野蛮其体魄,因为创新创业,是一种创造性破坏,是一个不断试错与探索的过程,需要坚强的意志、强劲的体魄和强大的内心,需要不断接受新的挑战甚至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小平同志用“杀出一条血路”来形容这一过程的凶险。而企业所处的丛林法则,就是大浪淘沙,不断厮杀,要不断面对失败并在失败中爬起就需要有巨大的勇气和魄力。任何企业、组织的成长,都经历了由低级到高级、由无序到有序、由野蛮到文明的阶段,在此过程中始终要处于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警惕与自觉,且具备坚强的意志、强劲的体魄和强大的内心才能获胜。因此,要练就创新创业创造的精神,就要具备敢想敢做、勇于担当的湖湘文化特质。我们需要在以下三个方面先着力:

 

 1、要大力弘扬“不信邪、霸得蛮、耐得烦”的湖湘精神 

 

        原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在“庆祝深圳特区建立35周年”座谈会上总结道:深圳最主要的是敢闯。而要敢闯,就必须有坚定的政治信念和政治方向,就必须有敢于担当的自我牺牲精神,要敢于与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旧事物决裂,敢于建立促进新生产力发展的制度……

 

        在湖湘人文中有许多敢作敢为、敢闯敢干的精神特质,人们将其形容为湖南人的血性。很多事情、很多时候,成否往往在一念之间,咬住了就是胜利,挺住了就是成功。而“不信邪”的本质就是信念坚定,敢为人先;“霸得蛮”的实质就是无惧困难,勇于挑战;“耐得烦”的意义则在于百折不挠,直抵成功。这些传承于血脉的湖湘特质,是创新引领必须培元固本的精神土壤。

 

 2、要切实鼓励全社会的“忧患意识”、“乡土情怀”与“责任担当” 

 

        深圳在建立特区的前十几年时间里,以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来释放计划经济下压抑已久的激情和动力。政府基本上依靠市场之手来淘汰落后产能与僵尸企业,企业也习惯了有事基本上不去找政府,而是通过社会微循环系统自行解决;一心一意地按照市场资源配置的法则去经营、去创造客户价值、去适应优胜劣汰的残酷竞争,在此恶劣环境中野蛮成长;最后大浪淘沙,烧不死的就成了凤凰。正因为深圳的企业家是真正经历了市场洗礼、战胜过天敌、跨过了生死关的,所以他们才有意愿、能力与胆识去融入国际,迈出全球一体化和社会化分工的节拍。

 

        长沙不能跟株洲比,长沙要跟深圳学。世界经济需要中国方案整合力量,中国经济同样需要湖南答案贡献智慧。近二十年余来湖南的大众娱乐文化,使长沙成为了一座享受之城,这在一定程度上消弥了我们那份曾深植于根基的忧患意识。春秋时期既有“楚材晋用”之说,在北上广深等地有大量湖南籍人士在那里崭露才华,闪耀光芒。湖南人文有着深厚的乡土情怀,只要政府展现出充分的诚意,让更多的湖湘才俊回归乡土,将大有可为。湖南人的骨子里其实是仗义疏财的,但社会的繁荣与发展需要更多财富。因此,赋予企业家以强烈时代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将为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激发强大动力。

 

 3、要系统实施“拔尖工程”,形成拔尖机制、培育拔尖人才、推动拔尖创新  

 

        深圳是最具包容性的一座城市,更是梦想飞翔的地方。千百万外来移民,是创造深圳辉煌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正是30多年来,全国甚至全球各地的各种人才,怀着梦想、抱负与那颗不愿安分的心,像候鸟一般地向深圳出发,往深圳迁徒,才令深圳成为了一个巨大的人才湿地,使各种可能在此繁衍生息,各种奇迹在此开枝散叶。

 

        一方面,深圳强化竞争与淘汰机制,以市场与政策倒逼机制制造生存压力与饥饿感,实现年轻态与持续创新活力。如高房价、高土地成本促使转型升级,产业结构调整,让低端退出,高端进来,高房价与高生活成本逼使无专业技能的人回流原藉。华为强化业绩考核,实行45岁退休,避免人员老化,组织僵化,政府以不到400万户籍人口配置的公务员队伍管理2000多万社会人口,使得公务队伍满荷负工作,无时间与精力干预企业及社会,形成企业与社会良性自我管理与修复,重压去庸人与惰政,让人处于风口中,猪都能飞。另一方面,深圳强化激励与产权保护,让有恒产者有恒心,政府的各种奖励扶植政策及华为薪酬与绩效股权利益的分享机制,让人自觉自发成为奋斗者,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华为由原来一个很小的民营企业,不断引进英国的制度,德国的规范,美国的创新,日本的精益,把全球最优的管理文化进行嫁接并注入新的灵魂,从而实现持续发展。对于深圳而言,也是在香港制度创新,以及文化理念体系的植入的基础上,形成了更有精神文化追求,更具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的不断持续改进提升的发展模式。正是在此强激励与强淘汰机制下,深圳催生了众多一流拔尖企业,聚焦了中国进入世界500强的民营企业。华为成为通讯行业第一,平安成为保险行业第一,腾讯成为互联网行业第一,万科成为房地产行业第一,正威成为有色金属行业第一,招商银行成为股份制银行第一,中集成为制造装备行业第一,创维成为电视行业第一,比亚迪成为动力电池行业第一,大疆成为无人机行业第一,华大成为基因研究行业第一,大族成为激光研究行业第一……

 

       长沙要成为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国家创新创意中心、国家交通物流中心,意味着在以上诸领域,湖南要形成国家实力、代表国家水平,使之成为湖南的战略高地,引领时代潮流。这是一个宏大的构想,尤其需要人才的支撑。否则,这一美好愿景,将成无源之水。一方面政府要敢于再次打破“大锅饭”,在一定范围将一定人群赶出舒适区,逼到学习区,推向焦虑区,以野蛮其体魄;另一方面要形成拔尖机制、培育拔尖人才、推动拔尖创新,使之成为战略湖南决胜未来的核心竞争力。深圳经验对我们企业、非公经济和政府来说都是重要经验,也就是要不断对标,与时俱进,转型创新,走出舒适区,走进学习区,瞄准焦虑区和无人区。这是我们要学习的,因为我们还未达到深圳民营企业家的格局、实力和高度,其很大原因是受生存环境的一定影响,比如企业的创新速度阻挡不了假冒伪劣的速度,企业生产经营盈利不如资源套利、资金套利、关系套利的这样一种社会恶习,因此与深圳比相差甚大,必须要下苦功夫练内功。

 

         文明其精神的过程,实质就是在野蛮其体魄中不断升华,不断提炼,不断正位,通过知识管理系统提升到理念认知程度。目前长沙、湖南乃至全国形成了正确认知,但深圳成功模式得出的结论,是经过众多中小企业在不断试错付出牺牲的血的教训得来的,是经过无数次的痛苦与市场洗礼后脱胎换骨、凤凰涅槃的。光鲜背后是磨难,《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一文很理性地揭开中国乃至世界工业革命过程中的规律,不论哪个工业革命的完成,都要付出沉重代价,都要经历松散粗放的乡镇企业起步,再演变成规范规模的工业主力军,进入工业文明阶段之后再反过来建立现代农业文明。英国的过去如此,美国、日本和中国的过去也是如此,早期野蛮成长的环境无规则、不确定,要生存下来就必须经历痛苦的洗礼,才能在丛林法则中优胜劣汰。现在长沙已经抓住了智能化的制高点,但长沙民营企业、企业家将要经历最严峻、最残酷的市场洗礼,因此还要很好野蛮其体魄才能打造更强竞争力与内生增长能力。如果没有企业家的精神追求,没有开放、文明、引领的思路风范,就不可持续走向更高的平台。

 

          梁启超在《戊戌政变记》中评述:“……此后,救亡与图强、改良与革命,成为中国前进道路上的重大主题……湖南通过维新变法,成为全国最富朝气的一省,屡开风气之先”。城市的崛起,非独指其经济的总量,关键在其文明的程度。湖南从中部崛起到开放崛起,前提变了,其崛起的内涵与方式也必然将有所不同。

 

 三、发扬光大深圳经验,需要建立富有活力、创新导向、包容有序、法治保障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建立富有活力、创新导向、包容有序、法治保障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我们期待的目标。富有活力就是要大幅度减少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通过完善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体系,更大程度地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创新导向就是要营造有利于创新的制度环境,完善创新激励机制,促进转型升级,更大范围地激发企业和个人的创造性;包容有序就是要大力推进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使得全体人民通过勤奋努力,公正分享发展成果;法治保障就是要使各种所有制经济和各类经济活动得到法律的平等对待和保护,稳定发展的信心和预期。

 

 1 、再塑“契约精神”  

 

        契约精神的本质就是讲诚信、守约定,主要体现为遵守游戏规则与秩序,做到践行守诺,一言九鼎,承诺是金。形成了契约精神,办事过程中就能守规矩,减少很多纠纷的产生,让事情变得更简单、可信,降低了社会交往与交易成本。契约精神是人际交往过程中形成的一种规范,没有契约精神,市场交易与人际交往过程中就会变得无序甚至尔虞我诈,因此契约精神是市场经济的基石,只有具备契约精神才能实现繁荣和发展。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全文共5000多字中,“依法”两字共出现了50次,并且提出了到2020年“法治政府基本建成”的目标。由此可见,依法治国与依法行政,在当前形势下具有极端重要性。契约精神是法治的灵魂与根本,没有契约精神法治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此,在社会经济工作中,政府和企业都应该成为契约精神的榜样与典范。因为,没有契约精神就无法实现法治,而任何政府与企业行为一旦脱离了法治观念,便不可能带来公共福利的实质增进与社会经济的繁荣与可持续发展,也难有公平正义的真正实现。

 

 2、  构建“更开放、更包容、更多元”的社会体系  

 

        三面环山的湖南向北开放,其形如一个马蹄形的口袋,兼容并蓄是她的天性;所以,总能包容更多。同时,湖南作为南来北往之要冲,东连西进之枢纽,必然成为多民族、多文化交相汇合、相互激荡之地;所以,本色湖南是多元的。在大数据、人工智能、创新创意成为潮流的今天,湖南想勇立于潮头,形成先发优势;我们就要创造包容性、建设性和参与性的改革氛围,以更开放、更包容、更多元的姿态,以空间换时间、以机制换机遇、以速度换高度,最大限度地改良孵化新生产力的环境与土壤。我们要提高对不同意见的包容性和承受力,看准了就要坚定地做下去,不要被不当舆论所干扰。我们要形成宽容失败的气氛与制度环境,因为任何成功都是从失败的教训中得来的。我们应当把社会各方面的注意力、积极性和创造性,更多地引导到提供建设性意见上来,为新体制建设添砖加瓦。我们要广开言路、拓宽渠道,鼓励社会各界建言献策、支持改革,使改革成为凝聚社会共识、促进社会参与、改善社会治理的过程。

 

 3、  形成“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有机社会”的互补共生机制  

 

        政府、市场和社会不是对立的,而是互为前提、互相依存,并非简单的此消彼长关系,而应当形成一种互补共生的关系。“正确处理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关系”,不是简单地向市场放权、向社会放权,也不是简单地加强政府责任,而是要在以往政府、市场和企业改革的基础上,着力推动转变政府职能、完善市场体系、创新企业体制的新“三位一体”改革,使三者相得益彰。政府应当在外部性强、自身具备优势能够给企业与市场带来补充支撑效应的领域发挥作用,企业应在技术与经济创新中发挥主体作用,社会应在政府与企业之外起到疏解协调作用,形成同频共振的正能量。

 

        深圳经验的一个核心价值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在全国率先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为一切经济体的活动搭建了市场经济的大平台。从成本传导、地价引导、流量疏导,到创新推导、法治制导、政府指导,深圳成为了中国胸前的一枚勋章,创造了世界工业化、城市化、现化化史上的罕见奇迹。就长沙而言,在政府、市场、社会三者之间的有为、有效与有机上,惟其尚不足,方能大可为。

 

        我们要让创新创业成为一种时尚和文化,让创新创业者有更高的获得感,这是政府要去主导的,就像张瑞敏所讲的,企业是鸡蛋,政府是烤箱,企业需要阳光、土壤和空气,而政府要有孵化功能,让企业成为创新的主体,因为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是实现我国经济转型的基础,为此政府必须营造公平竞争和包容宽松的创新环境,构建新型的企业创新体系,改进政府支持创新的方式。为了更好促进创建国家中心城市,打造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国家创新创意中心、国家交通物流中心的战略实施、目标实现及政策落地,引领企业及企业家更好地投身长沙经济社会转型升级新征程,长沙市委市政府同时配套颁发了《长沙工业三十条》、《长沙人才新政22条》、《长沙“1+4”科技创新政策体系》等系列政策干货,以推动经济社会的全面转型升级。我们相信,有了好的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有机社会,长沙非公企业也一定能成为创新创业和经济贡献的主体。

 

        2017年8月25日,是我们正式开课的第一天,很巧合的是,李克强总理召集50家制造企业负责人和35个国务院部门与机构负责人召开推动制造强国建设、持续推进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座谈会,总理在会上指出:创新发展不仅要在技术创新方面不断突破,更要高度重视体制机制创新,总理所讲的实质就是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有机社会如何互动互补、各司其职、各显其能的问题,湖南的“创新引领、开放崛起”任重而道远,长沙“打造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国家创新创意中心、国家交通物流中心”迫在眉睫。只要我们各级政府“敢”字当头、“创”字在心,全局在握、责任在肩,就一定能激发出市场经济源源不断的澎湃活力与创新势能,为我省“三量齐升”、“五化同步”,我市“三个中心”、“四更长沙”的经济社会大繁荣、大发展,做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