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升在您身边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839-8899
公司总机:0731-84638888
振升铝材天猫官方旗舰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振升铝材官方微信
振升铝材 > 1946伟德

ZHENSHENG COMPANY

构建五行均衡 营造和谐企业 成就百年基业

一、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论探索

      当今世界所面临的两大主题是“和平与发展”。同样,企业也是在变革中求发展,在和谐中求共赢的。而关于“变革与和谐”,中国的先哲们,早曾做过大量深刻的学术研究与理论探讨。
       《伟德国际1946》就是一部深入研究“变革”的经典,而《阴阳五行》则是专业研究“和谐”的著作。从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提出,到胡总书记“营造和谐社会”治国方略的实施,都体现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扬。
伴随知识经济的到来,人类社会所处的环境发生了快速而深刻的变化。为了应对环境变化,企业不可避免地要实施变革。
       环顾全球范围内的企业变革,经历了三次大的产业革命,而每一次的产业革命,都引发了更深层次的管理革命:思想的进步带来了技术的创新,新技术的应用带来了 管理的革命,而管理的革
命又推动了思想的进步。企业的变革,就是在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持续前进的。守常必败,唯有求新达变,才能赢得企业的持续发 展。
       然而,在企业所推行的变革过程中,有高达80%的变革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不变等死,求变找死”,成了众多企业变革的困惑。由此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以及对企业变革深层次问题的理论研究与探讨。
       客观地分析中国企业变革过程中所面临的问题,究其根源在于指导企业变革的绝大部分基础理论,都来源于西方的变革经验与管理实践;在于大多数中国的企业与企业家要么一味地守常,食古不化;要么一味的西化,机械地移植西方模式。
       现代工业文明发祥于西方,在产业文明的过程中,西方企业是从基础管理到集中管理,再到不确定环境下的预测管理和弹性管理,这么一个管理轨迹一步一步走过来 的,具有较为深厚的科学管理基础。在这个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西方管理体系,是比较符合于西方企业管理实际的。
       中国企业所以谋求变革,是为了要缩小与西方工业文明之间的差距,并最终超越西方企业;而这个距离的缩短,当是以能力的更匹配与速度的更快捷为前提的。中国 企业如果机械地照搬国外企业的管理理论和经验,就不可能实现企业的蛙跳式前进,就不可能在国际市场上的企业对垒当中取得竞争的优势。
       早在十九世纪初,中国洋务运动的先驱们就提出了“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以及“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强国思想和兴业理念。企业的变革,是一个改良与扬弃 的过程,而不是推倒重来。只有当变革的愿景首先是民族的,而后才可能是世界的和成功的。西方的变革管理,就吸收了大量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与儒家理念,然而 他们并没有迷失于中国式的理论之中。任何时候,中国企业的经营者与管理者,都不应该忘记企业与生俱来的、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根基,以及企业变革过程中,传 统文化所产生的巨大作用与影响;也只有当我们首先解决了企业价值层面的认知问题后,才有可能解决好企业变革层面的战略问题。


二、企业变革的五行原理与应用

      在被誉为世界最有影响的三大经典中,印度的《吠陀经》所研究的佛学层面的问题,西方的《圣经》所研究的则是神学层面的问题,唯有中国的《伟德国际1946》所研究的是 哲学层面的问题。《伟德国际1946》所探释的宇宙运行规律,并提出了“天人合一”的哲学课题,它所揭示的是“自然均衡运行,人类和谐共处”这一至深且至大的奥秘。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阴阳五行学说》,则是对《伟德国际1946》哲学思辩的传承与发展。并认为自然世界是由“金、木、水、火、土”这五行最基本的物质(又称五行)构 成,五行间相生相克的互动生变,演绎出“厚土、秀水、灵木、旺火、流金”五大人间盛景,这是天下祥瑞的表现,更是自然的至臻与至美。
       而在企业变革过程中的“领导、战略、管理、文化、政治”这五种最基本要素,同样具有相生相克的相互关系,五要素间的互动生变构成了企业变革的生命曲线;正 是因为这五种要素的相互作用与此长彼消,使得企业不断打破原有均衡状态,构建新的均衡状态,而各要素间的刚柔相济,则演绎出“政治昌明、领导卓越、战略远 大、管理高效、文化进步”五大企业愿景。这是变革成功的标志,更是企业经营管理的至佳组合与至高境界。
       通过运用传统的阴阳五行原理,对中国企业变革过程进行深入的分析发现,由于企业或领导心智地图的失真所形成的认知定势与行为惯性,由于多样性与相互依存性 所导致的各种斗争,由于本位主义与追求近期效益所造成的短视与惰性,由于不愿承受新的压力、信心不足以及担心失败而带来的冷漠,犹豫与恐惧等各种阻碍变革 的因素,它们或明或暗、或强或弱地作用于变革的过程中,从而引发了对企业变革管理过程中五大要素思考。
       变革如同战争,对于企业的未来具有决定性影响,而作为变革最高统帅的领导,其情商,智商与逆商等天才指数,即领导的素质能力,领导方式与方法以及对企业愿 景的规划与传播能力,在相当程度上首先决定了变革的成败。刘备三顾茅庐的案例说明:赢得战争的胜利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有太多的未知因素在影响着战争的 成败,唯有天才军事家才可能运筹于帏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而军事天才却是一种稀有资源,需要政治的胆识、发掘与虔诚。
       战略的二元论告诉我们,战略的核心要素一为方向性,二为匹配性。战略的方向性一旦发生错误,以此作为指导的变革,是不可能有任何成功希望的,对此,人们鲜 有疑议。然而,在战略方向正确的大前提下,由于战略与企业能力的不匹配,也同样可能导致变革的失败,对此,却并未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造成企业能力与战略 不匹配的原因,在于企业心智图的失真,在于变革的领导或团队过高地估计了自身实现战略的能力,过低地估计了战略实施的难度,从而导致变革目标的不可达成。 对于企业变革而言,只有高度符合的战略,才是变革所需要的最佳战略。
       当企业的变革项目从初期的制定战略、明确目标,逐渐行进到具体方案设计和实施管理的时候,变革将影响到整个公司的不同层面,变革的阻力也由此产生。变革阻 力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源于信息的不对称;人们所担心的往往并不是变革本身,而是变革后的不确定性。因此,要降低人们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就需要加强有关变 革信息的沟通;只有当员工很好地理解了变革,才可能唤起员工的主人翁意识,从而在自己的影响力范围内积极地承担起责任,化变革的阻力与变革的动力。
       人类一直伴随着战争。在大多数情况下,战争是由不同文化的冲突、征服与反征服而演绎的。在不同的文明阶段与不同的文化氛围中,人们对价值观会有不同的定 义,这种价值观深深地植根于人们的心灵之中,并成为精神的信仰与行为的准则。但社会毕竟在向前发展,因此文化也必须进步。这种所谓的进步是由落后反衬出来 的。从精神文化到物质文化,从情感文化到智慧文化,再到彼此间的和谐与交融,这是一种不可否认的文化进步。但进步的过程是艰难的,在对新文化的认同尚未达 成之前,传统文化会坚决地予以抵制、排斥,由此而引发的主义之争与路线之争,必然深刻地影响人们的行为,除非心灵契约的达成,否则这种斗争就不会停止。有 许多变革的失败,其根源就在于文化的兼容。
       自有社会以来,就有政治的存在,政治存在于一切组织之中,非自今日始。公司政治本身是一个中性词,它首先是一个战略问题,其次是人与人,人与公司以及公司 与社会之间的相互关系问题。然而,其于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一些客观原因,使人们对政治讳莫如深,企业也刻意淡化了政治的作用,甚至企图回避政治的存在这一客 观事实,这是极不成熟的一种企业思维。公司政治是左右公司命运的隐性力量,有许多企业的变革,不是失败于战略,也不是失败于领导或文化以及管理,而是失败 于公司政治,这实在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在变革的过程中,认识上的分歧是最容易产生,因此,这一时期的政治表现也最为活跃。中国企业的变革,不仅要高度 关注这一时期的政治环境与政治动态,更要表现出高超的政治智慧与政治才能,并通过政治的手段,使公司政治处于一种适度和相对的均衡的状态,这是确保变革成 功的不二法门。


三、基于企业变革的哲学思辩

       中国的企业变革序幕尚刚刚拉开,前进的路上正任重而道远。
       企业变革,属于市场经济的哲学范畴。企业要取得变革的成功,就必须对企业的五种最基本要素作出精准的诊断与评估,进行有效规划与设计,做到合理选择与培 植,并使之达到动态均衡与适应。企业变革是一个利益与义务的重新分配过程,因此,变革要象政治运动一样,使不同利益主体的人都融入到变革之中;企业变革是 一个不断克服困难、跨越障碍,实现企业新的目标与愿意的过程,因此,要象军事运动一样,消灭过程中的阻力,从而获得变革的成功;企业变革是一个营销新的愿 景,新的价值观与新的企业战略的过程,因此,要象营销运动一样,进行市场细分和策略定位,使变革的理念成为变革的行动;企业变革是一个价值观、行为规范等 发生转变和重塑的过程,因此,要象文化运动一样,通过教育、培训、强化,使员工从传统的价值观中走出来,植入新的价值观;企业变革是一个改变并原有企业心 智图的过程,因此,要象学习运动一样,提高工员素质和能力,建立新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并创建学习型组织;企业变革是一个根除不良的、不合时宜的、甚至是 有害的思想观念与行为习惯的过程,因此,更要象开展戒毒运动一样,“有恒心、有决心、有毅力”地去实施变革。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唯一五千年文明一脉相承,且连绵不绝的伟大国度。在这个漫长的文明进化过程中,外来文化与文明曾经不断地侵入,但由于中华文化具有无限的 包容性与吸纳能力,无论是印度的佛教,波斯的工艺,还是西方的文明,它们虽然都不同程度地影响着中华文明的进化历程,却从来都不曾改变过民族的信仰,更不 曾消沉过民族的意志,自尊、自信与自强,始终是主宰民族命运的主流力量。
       易云:“一阴一阳之谓道”,一奇一偶之谓数”,“易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世间万物,恒定的不变就在于变,变是自然进化,人类进步的永恒规律。然而,变 是一个由表及里,自内而外的过程,就现阶段中国企业变革而言,我们唯有秉承“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民族精神,运用“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二仪方 法,炼就“修戒以生定,修定以生慧,修慧以生德”的三修功力,夯实“道循天人,势求厚重、术谋方正,法度宽严”的四柱基础,构建“政治昌明、领导卓越、战 略远大、管理高效、文化进步”的和谐氛围,就一定能够修成人生辉煌之正果,成就中国企业百年长青之基业。